当前位置:财神新闻网 > 娱乐 > 故事:和强势婆婆关系冷淡,离婚那天她却为我出头,争取房和存款

故事:和强势婆婆关系冷淡,离婚那天她却为我出头,争取房和存款

编辑:财神新闻网 时间:2019-11-01 11:12:34 阅读: 2190

应用作者:刚刚认识

梅琳没想到她会来到这里。

这里什么都没变。几栋旧住宅像积木一样矗立在那里。在布满灰尘的墙外,墙壁已经开始斑驳。

没有绿化,几棵老槐树茁壮成长,给社区增添了一点绿色。几辆自行车躺在一楼,从远处看,整个社区就像一张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黑白照片,充满了历史陈旧的感觉。

走廊里没有安全门。门口回头看着她,像老人的眼睛一样苍白而空洞。梅琳犹豫了很久,叹了口气,最后走了进来。

敲门后,梅琳等了一会儿,才有人来开门。

“是谁?”冯友芬有些暗哑的声音,木门被打开了,隔着旧安全门,看到梅琳站在门口,她明显一愣。

梅琳抿了一口嘴唇,敲鼓时出奇地安静。她微微一笑,说道:“你在家吗?”

冯友芬的脸色恢复了正常,打开安全门让梅琳进来。

房间里有一股浓浓的肉味,掩盖了由于长期缺乏阳光而产生的阴暗潮湿的气味。梅琳站在拥挤的客厅里,像往常一样看着房间。

"请坐一会儿,我把火关了。"冯友芬告诉梅琳,她的手在围裙上摩擦。梅琳知道,面对她的突然来访,她也很紧张。

梅琳不禁想到,即使是曾经互不相容的两个人也有这样的一天。

冯友芬是梅琳的岳母,具体来说,是她的前岳母和前夫宋文玉的母亲。

梅琳和宋文玉是高中生和大学生。他们是彼此的初恋。曾经,她认为她和宋文玉会一直在一起,直到世界末日,直到死亡。

宋文玉是个学生恶霸。为了和他一起上同一所大学,学业成绩优异的梅琳在大四时献出了生命。

梅琳忘记吃饭睡觉,日夜努力学习,以及她过去讨厌的各种补习班,她也从中得到了好处。她只要求临时抱佛脚来帮助她的高考,即使她能提高一分。

但是一点显然是不够的。她和宋文玉之间的差距就是青北和一所普通大学之间的差距。面对模拟考试,梅琳无数次被宋文玉丢掉的排名和分数气馁,无数次被宋文玉鼓励继续向前冲。

“别担心,梅琳,我们肯定会去同一所大学。”宋文玉总是坚定地对梅琳说这话。

高考后,梅琳的努力没有白费。她的成就是历史上最高的。进入重点本科没有问题,但她仍然远离清朝北部。

宋文玉的分数低于每个人的水平。他的分数只比梅琳多20分,上清北无望。

正当大家都为他感到难过的时候,他已经预定了学校,并和梅琳一起递交了申请。

正如他所承诺的,那年仲夏,他和梅琳收到了同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每个人都认为是宋文玉的反常表现导致了他对清朝的怀念。只有梅琳知道他是故意这么做的。

知道真相的梅琳不知道如何描述她现在的心情。她感到震惊、感动、内疚,还有一点沮丧和愤怒。

梅琳问自己,如果她和宋文玉换了地方,她会为了爱而换吗?梅琳想了很久,但答案仍然是否定的,这让她感到不安。她为此自责。她认为这是因为她对宋文玉的爱不够深,不能为了爱宋立科文玉而放弃自己的未来。

然而,这种烦恼来自宋文玉的隐藏和自我肯定。高考是他们生活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她不想成为宋文玉拿未来开玩笑的理由。

幸运的是,大学生活如期而至,冲淡了她对爱情和未来的优先考虑。

富裕的大学生活加强了他们的爱情,梅琳也逐渐忘记了她以前的不快。

在大学的四年里,她和宋文玉几乎形影不离。虽然到处像金子一样闪闪发光的宋文玉不可避免地成为许多女孩眼中的白马王子,但他从未因此而把目光从梅琳移开,梅琳也是如此。

进入大学的梅琳不再是一个不知名的高中女生。她积极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种活动。

她加入了学生会,在大二时竞选学生会主席,并赢得了很高的选票。之后,她组建了一个学校辩论队,并带领该队参加了该市组织的大学辩论比赛。这个队不仅赢得了冠军,她还赢得了当年最好的辩手。

他们俩在不同的领域都很棒,成为同学们谈论的最好的一对。

这两个人之间的第一个区别是毕业的选择。

因为梅琳参加过很多社会实践活动,她的专业成绩不是很突出,所以她对研究生入学考试没什么兴趣。有鉴于此,她更喜欢直接参加工作。

另一方面,宋文玉在小的时候已经完成了他的高级学分,担保研究已经是确定无疑的了。他更喜欢出国深造。

为了避免高考“故意不及格”的局面,梅琳多次与宋文玉沟通。她希望他们两个能在各自喜欢的领域发展。他们的爱不需要通过每天呆在一起来保持新鲜和稳定。她坚信只有独立的人格才能拥有更强的爱。

宋文玉忍不住答应了。他开玩笑地对梅琳说:“让我出去你真的这么放心吗?”

梅琳知道宋文玉的意思。经过四年的大学生活,宋文玉不知道她收到了多少情书。只有当所有人都知道宋文玉有女朋友的时候。女孩们蜂拥而至,抱着火热的心向宋文玉走去,仿佛在等他复习,不怕梅琳知道得明明白白。

“不怕!”梅琳也笑了,她真的不怕。因此,她对自己和宋文玉有信心。在过去的四年里,她周围有许多追求者。她一直都知道,虽然她不如宋文玉容光焕发,但她也像一颗珍珠,展现着自己的光彩。其次,她考虑过了。她大学一毕业,就同意了宋文玉嫁给他并获得执照的提议。

宋文玉对梅琳的决定喜出望外。然而,在喜悦蔓延之前,冯友芬遭到了雷鸣般的反对。

“你的未来现在还不清楚。现在谈论婚姻还为时过早。”当时,冯友芬女士还没有退休。作为一家国有工厂的车间主任,她说话时有全年接受培训的尊严。

“妈妈,我们都是成年人,”宋文玉急切地说。“我们的一些同学和孩子都可以逃跑。为什么我们不能结婚?”

“你能像他们一样吗?”冯友芬怒视着宋文玉。“你不应该总是看着这些情人。你应该看得更远。你的未来和事业并不比这些情人高!”

"在你眼里,除了未来和职业,还有什么别的吗?"宋文玉很担心。“在你眼里,你破碎的车间主任比什么都重要。我父亲和我什么也不是!”

冯友芬显然没想到儿子会这样和她说话。她下意识地看着躲在沉默中的梅琳。

梅琳此刻很尴尬。如果世界上有什么后悔药,她一定会吃的。

来之前,梅琳、宋立科·温榆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信心。这不是她第一次见到冯友芬。当冯友芬和宋文玉一起回家时,她对她非常热情,以为未来的婆婆非常喜欢她,非常愿意看到她嫁给宋文玉。

但是事实打在她的脸上,冯友芬显然很不情愿。

冯友芬看着儿子,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情绪不稳定,思绪混乱。我不会和你争论。我们在谈论你的未来,这与我的车间主任无关。”

冯友芬说着,又缓和了语气。他继续说:“儿子,如果你不考虑自己,你必须考虑小林。你将来会出国。小林将在中国工作。你们两个会有至少三年的远距离爱情。让其他女孩等你三年对你来说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

梅琳闻言抬头看着冯友芬,冯友芬一只眼风扫过,梅琳咬了咬嘴唇,低下了头。

“那我就不出国了,我也要参加工作!”宋文玉生气地说道。

“胡说!”冯友芬上气不接下气。“出国是个笑话吗?我不能不说一声就走!你知道我父亲和我为此付了多少钱吗?你还说你是个成年人,为什么你不能做成年人应该做的事,对自己和他人负责?”

“我怎么能不负责任?”宋文玉执拗地回答,“至少,我知道如何为我爱的人选择。不像你,当我父亲和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

“啪——”一记扁耳光打断了宋文玉,一直坐在一边默默听着的宋爸爸,突然站起来打了儿子一巴掌,“你这个狗娘养的!谁允许你这样和你妈妈说话的?”

宋文玉被宋爸爸的一巴掌惊呆了,梅琳也惊呆了。局势显然朝着不可预测的方向发展。

“爸爸,你为什么打我!”宋文玉捂着脸,眼泪汪汪地看着宋爸爸,“我错了吗?你去过医院多少次了,不是都和我在一起,我妈妈去哪里了?工作,工作,她只看到工作!你别说,我不想像你一样,我只想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为了她,我可以放弃出国,放弃任何东西!”

“虞雯!”

“虞雯!”

梅琳看不下去了,几乎与冯和芬同时喊出口。

冯友芬显然是想控制自己的情绪。她的脸是红色的,嘴唇是白色的,因为她努力啜饮。

她看着还在犹豫的梅琳,然后转向宋文玉说,“儿子,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还年轻,没有人能肯定将来会发生什么。虽然爱是美丽的,但它不能被用作食物。爱是如此的飘渺。如果几年后你不喜欢它呢?

爱情一旦失去,就能再次找到,但绝不会再有好机会了。你明白吗?为了你的爱,你错过了进入青北的机会,这还不够吗?上次,你自己做了决定,妈妈没有时间阻止你,这次妈妈什么也没说,让你再次犯同样的错误!"

冯友芬的话让梅琳极其尴尬。四年前的不安现在变成了无数的小鞭子抽打着她的心,堵住了她想说的话的喉咙,她再也不能为自己和宋文玉辩护了。

宋文玉显然不认为他妈妈知道他考试“故意失败”。冯友芬见他不说话,又补充道:“依我看,小林比你成熟多了。她会独立思考,知道如何思考自己的未来。”

怎么听这话有多不舒服,梅琳心里忍不住有情绪,她知道为自己的未来考虑是什么意思?

在冯友芬看来,你认为她同意在宋文玉出国前结婚是在为自己的未来寻找一个好的家吗?也许,在冯友芬眼里,他一直是个诡计多端的女人?

梅琳深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说,“叔叔,阿姨,我真的很抱歉,但是我想得不对。虞雯和我一直认为你喜欢我们恋情的成功。事实上,我们今天是来和你讨论的。既然你不同意,我们就到此为止。学校里还有一些东西。我先走。”

说完,她没等宋家人反应过来,便拿起她的包,转身向门口走去。

“梅梅,你等等!”当宋文玉看到梅琳要离开时,他很焦虑。他站起来试图追上去,但冯友芬把他拉了回来。“虞雯,小林有事。你打算拿它怎么办?”

梅琳的脚步在门口停顿了一下,然后拉开门,没有回头就离开了宋家人,直到她走出村门,没有看到宋文玉又追了出去。

"你炖的肉还是那么好吃!"冯友芬从厨房出来,和梅琳找到了一个话题来打破团聚后的尴尬。

冯友芬害羞地笑着说,“我没有其他技能,但是这个技能还行。”靠墙的餐桌上放着一大包现成的烧饼。冯友芬边说边走过去,把包拎进厨房。

冯友芬很久以前退休了。近年来,她开始卖早餐摊和肉包子。有时,她还没来得及烤薄饼,就从批发市场买了一些现成的薄饼。

事实上,冯友芬和宋爸爸有一些积蓄,加上这对老夫妇的退休工资,所以他们真的不用那么辛苦地工作来做任何提前分享。

但是他们的积蓄在早年花在宋文玉出国和多年来治疗宋文玉的父亲上。

文宋玉仍然没有和冯友芬发生任何争执,毕业后去法国深造。

梅琳认为她和宋文玉的爱情被抢走了,即使结束了,她也无法摆脱婚姻中的爱情。不管它有多美,它都是苍白的。

此外,经历过母亲早逝和父亲另一次婚姻的梅琳非常渴望拥有自己的家庭。如果她不能嫁给宋文玉,她必须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

冯友芬是对的。梅琳认为她是一个“诡计多端的女人”。她悲伤地笑了。与宋文玉相比,她在处理爱情上的坚韧实在是太弱了。

她不是不爱宋文玉。她爱他,想和他共度一生。但她心里更清楚冯友芬的话是残酷的,但其中也有一些道理。作为一个母亲,她总是想着她的儿子,她没有什么不好。梅琳不能忽视宋文玉的未来,因为她想要一个家。

正当梅琳准备失恋并计划用自己的工作麻醉自己时,应该在国外的宋文玉出现在她面前。

宋文玉告诉梅琳,没有她他活不下去。梅琳哭了,成了一个泪流满面的人。没有人能理解她康复后的心情。幸存下来是一种恐惧。

他们在没有告诉冯友芬和宋爸爸的情况下开始了长达三年的远距离恋爱。

梅琳工作非常努力。在工作的第二年,她换了工作,去了一家跨国集团企业。她选择在国外工作。

这个职位需要一年到头出差,公司称之为“飞人”职位,也称之为“非人”职位,因为这很难。但是梅琳不怕艰苦的工作,因为这个职位将每三个月去法国与那里的工厂协调。

虽然工厂所在的城市距离宋文玉的学校有数百公里,但这也是梅琳和宋文玉相聚的好机会。

宋家的经济不景气,所以梅琳把她的工资分成三份,一份存起来,另一份给了宋文玉,只剩下一小部分留给自己。她愿意看着宋文玉过上好日子,这样他就可以安心读书,不用担心自己的生计。

三年终于过去了,宋文玉也收到了他最喜欢的公司的报价。生活正朝着更美好的未来前进。

冯友芬知道宋文玉和梅琳已经秘密约会三年了,深深叹了口气,并不反对他们继续交往。

当宋文玉再次向梅琳求婚时,冯友芬只坚持问:“你真的不打算再考虑了吗?”她的目光在梅琳上空徘徊,意思是无法解释的。

梅琳知道,在冯友芬眼里,宋文玉与她相差甚远。宋文玉出国深造后,有幸在大公司找到高薪工作。他们之间的距离,在冯友芬眼里,已经变成了一个无底的深谷。

但这只是冯友芬的想法。梅琳不这么认为。

她对自己目前的工作条件非常有信心。在她看来,她不比宋文玉差。尽管他目前的职位和薪水确实比她高,但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就像她在大学时一样,她在其他领域崭露头角,最终可以和学生恶霸宋文玉并肩行走,她对未来仍然充满信心。她的成就证明,她也可以和海外留学生宋文玉相提并论。

婚后的日子比想象的要琐碎。梅琳换了一个营销职位,仍然经常出差,而宋文玉相对自由,因为他是一个技术职位。尽管他不再在不同的地方,他仍然患有相思病。宋文玉把自己的意见给了忙碌的梅琳。

“你总是这样到处跑。我们什么时候能有个孩子?”宋文玉拐弯抹角。

“现在还早。”梅琳窝在他怀里,享受着两人难得的世界。

“早什么,你现在是最好的出生年龄,再过几年,不过是高龄产妇。除了影响婴儿的智力发展,你的身体也无法应对。”

事实上,即使宋文玉没有提及此事,梅琳也计划将婴儿提上日程。然而,为了不与父母住在一起,他们刚刚买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这仍然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当他们在这个时候想要孩子的时候,是不是不合适?

“什么不合适!”宋文玉说,“你不用担心钱。这真的不好。我可以调到营销岗位。营销岗位的收入比技术岗位高,所以你可以放心地做母亲。”

在这对夫妇讨论此事之前,她的婆婆冯友芬先提出了反对意见。她不是反对这对夫妇有孩子,而是反对宋文玉的工作调动。

"营销职位对你来说太累了."冯友芬对宋文玉说,“再说,能做好营销工作的人,不是一个有七种技能和细腻心灵的人。你不能用你的性格去做。”

她一说完,宋玉就皱起了眉头,梅琳心里也老大不高兴。

“妈妈,你怎么知道我做不到?”宋文玉不悦地说,“再说,这是我自己的事,你能忽略吗?”

看到婆婆会继续劝她,梅琳急忙说:“妈妈,虞雯能行。你必须信任他!”

冯友芬看了她一眼,说道,“小林,我比你更了解虞雯。他的性格不适合销售。你们两个安心养子。我会退休,来帮你照顾孩子。你应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比任何事都好!”

梅琳心里突然压抑了一口气。她明白冯友芬的计划很好,但她的语气让人不高兴。梅琳觉得她的婆婆是他们小家庭的太后。她和宋文玉只是两个木偶。

果然,宋文玉也有同感。他站起来对冯友芬说,“妈妈,我已经想过了。就这么定了。我明天报告。梅梅是对的,你必须相信我!我已经是别人的丈夫,很快就会成为孩子的父亲。你不能总是为我做决定。”

冯友芬的脸色阴沉下来。梅琳似乎看到婆婆挺直的腰和背似乎在瞬间垮了。

过了一会儿,她从沙发上站起来,淡淡地对宋文玉说,“嗯,妈妈什么也没说。将来,妈妈答应不为你做任何决定。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家给你父亲做饭。”

说完,她抬起腿走了出去。梅琳发现婆婆的样子和谈话都不对。她喊道,“妈妈,虞雯不是那个意思。不要生气。晚饭后你可以走了!”

“不,”冯友芬没有回答,“虞雯是对的。妈妈很困惑。你爸爸在等我回家。”

当梅琳跑出去时,电梯正在慢慢关闭。冯友芬日渐衰老的脸慢慢消失在门的另一边。

六个月后,梅琳怀孕了。她申请调到市场部。虽然她仍然很忙,但她不再需要经常旅行。宋文玉的工作调动申请首次失败。他又努力工作了两个月,公司同意让他试试。

新的职位不容易,宋文玉工作也不顺利。幸运的是,梅琳最初是一个营销职位。她尽力帮助宋文玉适应。

在她的帮助下,宋文玉逐渐学会了如何与客户打交道以及如何与客户建立良好的互动关系。梅琳帮他做了那些计划,也让宋文玉在短时间内出了几份像样的名单,他逐渐确立了自己的新位置。

梅琳生下儿子后,婆婆没有像她说的那样帮她照看孩子,因为宋爸爸病了。

宋爸爸的身体一直不太好,他有肝病,间歇性住院总是不好,这次比较严重,医生说,最好做肝移植。

冯友芬退休了,全心全意为宋爸爸服务。这笔钱花得像流水,但效果并不明显。肝脏没有来源,只能靠钱生存。

为了同时照顾儿子和姻亲,梅琳不得不频繁休假。公司和梅琳谈了这件事。

梅琳别无选择,只能辞职。没有收入,她不得不解雇保姆,成为一名全职母亲。

幸运的是,宋文玉的工作越来越好,他的工资也随着潮流上涨,所以他的生活并不缺钱。

儿子上幼儿园后,梅琳在一家培训机构找到了一份工作。因为使用了新药,宋爸爸的身体得到了改善,全家人都很开心。这一天转了个弯,他走回了大路。

然而,这只是一种幻觉。

首先发现宋文玉有问题的是婆婆冯友芬,她看见儿子和一个年轻妩媚的女孩拥抱在一起。

在她想出如何处理这件事之前,梅琳也发现了线索,或者说,宋文玉故意让她找到的。梅琳在车里的储物柜里发现了一张酒店信用卡。

很快就清楚了,宋文玉和他的女同事,一个迷人的小女孩在一起。

冯友芬认为,以梅琳的性格,她一定会撕毁她的情妇,夺回她的丈夫,并宣布她的原始权益。而梅琳也认为以冯友芬的脾气,她肯定会站在宋文玉的角度,为他寻找各种理由来保护自己的儿子。

然而,没有。

梅琳平静地申请离婚。在她看来,欺骗意味着没有原谅就分手。冯友芬甚至更直接。他走上前去,直接扇了宋文玉一记耳光。

被殴打的宋文玉看起来无动于衷,但也激怒了冯友芬。“你不是说你已经是别人的丈夫和孩子的父亲了吗,那你怎么能做这样不负责任的事情?!”

“小林,都是我妈妈的错。我没有好好教育他。我为他向你道歉!”冯友芬又转向梅琳说,梅琳的平静像一滩死水一样吓坏了她。“梅梅,不要这样。妈妈会为你打败他,并代表你把它拿出来。不管你说什么!”她摇了摇梅琳的胳膊,想让她发泄一下情绪。

面对丈夫的不忠,梅琳当然感到震惊,但在震惊之后,她发现除了失望,她没有特别强烈的情感。

“为什么?”她淡然问宋文玉。

宋文玉没有看她。“没有理由,只是没有爱。”

“你这个臭小子,为什么不爱?婚姻能成为笑话吗?”冯和芬骂道。

“来吧!”一直沉默的宋文玉突然变得兴奋起来。“儿童游戏,儿童游戏,从童年到成年,我所做的就是你眼中的儿童游戏!”他又看着梅琳说,“是的,我是个混蛋,但是你知道梅琳,这一切都是你逼的!”

梅琳眯起眼睛,看着她面前的疯子。他是如此熟悉和陌生。

“你爱逞能,什么都厉害,没有你让我觉得没有办法!我不能谈判,我不能与顾客互动,我不能做计划,我什么也做不了!”

在某个时候,文宋玉实际上哭了起来,“从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想逃离我的母亲,但最终我甚至娶了一个像我母亲一样的妻子!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梅琳!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梅琳!”

哭泣的宋文玉让梅琳觉得很丑。他过去知道的味道现在有点酸,这让她恶心。

“什么也别说。离婚。”梅琳闭上眼睛,坚定地说。

她觉得两个人一起努力工作一辈子的日子虽然又累又穷,但很甜蜜,但在宋文玉眼里,这是一种负担,也是一种压力。

当她帮助他做任何事情时,他完全可以拒绝。他不能忍受要求离婚。为什么要这样羞辱她?!

冯友芬实际上又站在了梅琳一边。“离婚,虞雯配不上你。”她说。

但是冯友芬坚持要把孩子留下。“小林,别担心,我会照顾好孩子的。我不会让他跟着虞雯,孩子也不会有继母。可怜可怜我吧,一个没有孙子就活不下去的老妇人,把孩子留在身后。”

在冯友芬的坚持下,梅琳得到了房子和大部分积蓄。她无法对孩子们做出决定。

事实上,冯友芬在离婚时给了她支持,这让她很感动。梅琳没有母亲。虽然多年来她和冯友芬的关系似乎总是隔着一层,但不可否认的是,她确实感受到了她母亲对冯友芬的爱。

更深刻的是,她也觉得自己和冯友芬有一些共同之处,那就是不屈不挠的力量和她一直想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信念。

离婚后,梅琳卖掉了房子,加入了她工作的培训机构。她的事业蒸蒸日上。

儿子上小学后,她送儿子去了一所国际学校,减少了与冯友芬的交集。除了偶尔听到儿子提到奶奶,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

直到我从儿子那里得知宋文玉出事了。(作品名称:与前婆婆和解的整个过程,作者:刚刚认识。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五百万彩票网

本月排行

最新文章

  • 44岁小李子接22岁模特女友回家,罕见牵手秀恩爱,好事将近? 44岁小李子接22岁模特女友回家,罕见牵手秀恩爱,好事将近?
  • 李嘉欣每月200万零花钱不够花,无奈复出却反被于正利用炒作? 李嘉欣每月200万零花钱不够花,无奈复出却反被于正利用炒作?
  • 施压?邱泽单方面认爱张钧甯,根本没和对方商量,网友劝她擦亮眼 施压?邱泽单方面认爱张钧甯,根本没和对方商量,网友劝她擦亮眼
  • 王源欧阳娜娜同框,花样少年少女,让人好生羡慕 王源欧阳娜娜同框,花样少年少女,让人好生羡慕
  • 幸亏梅根当时没做这两件事,不然想嫁哈里入皇室家庭就悬了 幸亏梅根当时没做这两件事,不然想嫁哈里入皇室家庭就悬了
  • 火爆!哪吒票房破49亿 3大荣誉即将加身 火爆!哪吒票房破49亿 3大荣誉即将加身
  • 李小璐转行开网店卖衣服,亲自上阵当模特,网友:高配低走 李小璐转行开网店卖衣服,亲自上阵当模特,网友:高配低走
  • 五个版本聂小倩对比,杨幂不是最差,第一至今无人超越 五个版本聂小倩对比,杨幂不是最差,第一至今无人超越
  • 300元一杯 周杰伦同款奶茶火爆上海 有黄牛从杭州代购 300元一杯 周杰伦同款奶茶火爆上海 有黄牛从杭州代购
  • 天后田震罕露面,素颜不似53岁!首晒丈夫近照与其退隐乡村获幸 天后田震罕露面,素颜不似53岁!首晒丈夫近照与其退隐乡村获幸